核心提示|今年11月底,河北邯鄲市曲周縣多位村民報案,稱他們花高價“娶”進門不到半年的越南籍女子在同一天集體消失,當初收錢作保的“媒人”、越南婦女吳美玉也不知去向。事發後,曲周警方立案偵查併成立專案組,經統計有20餘受害者向吳美玉支付了數萬元不等的“彩禮”,初步認定“越南新娘”集體失蹤涉嫌婚姻詐騙。目前,警方已將三名骨幹成員控制,吳美玉也被列為網上追逃對象。
  人財兩空的現實,讓身在不同村子的“丈夫”們意識到,平日時常借外出聚會彼此聯繫的“越南新娘”們,或許早已在吳美玉等人的組織下,設下了這個涉外婚姻的騙局。
  沒有徵兆的失蹤
  多名“越南新娘”同日出走;平時姐妹相稱,常相互串門
  袁新強想得頭疼,也沒回憶出藍藍消失前的徵兆。11月21日早上9點多,藍藍像往常一樣,騎著家裡的紫色電動車出門。臨走前,她用流利的普通話告訴公婆,要去姐姐家玩。
  這在袁新強看來並不反常,媳婦進他家前後,周邊村鎮的三四個年輕人都花錢領回了“越南新娘”。她們之間以姐妹相稱,經常相互走動串門。同時失蹤的“越南新娘”,還有袁新強鄰居袁迎賓的妻子雲江。而差不多同一時間,肥鄉縣北口村村民錢龍飛的越南媳婦吳小紅也出了門,理由是參加老鄉孩子的生日會。
  多名受訪者證實,當天上午9點左右,很多人家的越南媳婦都出了門,有人還結伴出行。
  當天下午3點左右,袁新強和至少有七八個找尋越南媳婦的鄉親,在安寨鎮的街角、門店旁,找回了自家被媳婦們騎走並遺棄的電動車。鎮上有人告訴他,當天上午,三四輛麵包車曾停在街上,很多女人上了車,往曲周縣城方向走去。
  直到後來得知村裡丟了越南媳婦,曲周縣城的出租車司機趙志陽才猛然想起,21日,他也曾拉過一個“大活”。當天,兩個女人攔他的車要去鄭州,“個子不高,倆人嘀嘀咕咕說了一陣我聽不懂的話”。到達鄭州後,對方大方地付給他1000元現金後離開。
  理髮店內“相親”
  此次集體失蹤的新娘中,很多人都是在吳美玉的理髮店里與男方見面。袁新強在店里相中了藍藍。擔心是拐騙人口,袁新強交錢時提出要看證件,吳美玉讓藍藍帶著證件跟袁回了家。“沒幾天又把證件要走了,說要拿回越南辦簽證,回來再辦戶口。”
  很多相親村民稱,帶回家的媳婦,要不沒證件,有證件的都被吳美玉收走。不少村民據此推測,收走證件可能是這些越南新娘策劃集體出逃中的一步。
  失蹤事件發生後,曲周警方成立“11·26”專案組立案偵查,初步認定“越南新娘”集體失蹤涉嫌婚姻詐騙。目前,警方已將三名骨幹成員控制,其中一人為吳美玉在廣西的聯絡人。吳美玉和另一名嫌疑人李某已被列入網上追逃的對象。
  被捧著的“越南新娘”
  丈夫擔心“留不住”;越南同鄉聚會語言障礙外人難加入
  相比本地媳婦,10多萬“彩禮”領進門的越南新娘,在婆家更被善待。
  “本地媳婦剛進門的一個月可能不咋幹活,之後都會幫著家裡務農,但我家從來不讓媳婦乾農活。”袁新強一家憐恤藍藍離家在外,倒是剛進門的藍藍,在今年秋收時搶著幫父母下地掰棒子、收高粱,這讓袁新強更加疼愛媳婦。
  在娶進越南媳婦的農村家庭中,寄予她們最大寬容度的是對這些女孩“早出晚歸”的習慣,“這在本地媳婦中比較少見,除非你是出去上班”,袁迎賓心裡也曾打鼓,擔心他的媳婦不安分、留不住,他跟著媳婦和她的同鄉聚會過幾次,也有其他家的丈夫在場,但由於媳婦們都是用越南話交流,丈夫們也聽不懂,他們也就漸漸不去了。
  人財兩空的背後
  當地男多女少造成結婚困局,無力承擔彩禮
  “越南新娘”集體失蹤後,丟了兒媳的父母們探討過,吳美玉可能就是看準了“農村小子不好找對象”的現狀,才動了“做媒”的腦筋。
  據安寨鎮一名不願具名的村支書稱,上世紀80年代,在曲周、肥鄉、廣平等地的農村地區,計劃生育政策下,農村人受傳宗接代影響,都想生男孩,“孕婦一旦通過一些途徑知道懷了女孩,很多都選擇打掉”。男多女少的現狀讓有女孩的人家成了“香餑餑”,獨生子、家中兄弟多、歲數大都可能成為婚姻障礙。Y 據新京報  (原標題:“落跑新娘”:騙局或早已設下)
創作者介紹

Mild Cleansing

px59pxllu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